• 追寻“失踪”20年的光荣牌
  • http://lngfjy.nen.com.cn 2017-01-17 10:28 东北新闻网
  •   2016年12月20日,新疆军区某团干部李可学反映他家20年没有补挂“军属光荣牌”的微信,引起河南军地各级相关部门领导的高度重视。次日,记者跟随新蔡县民政局、人武部领导专程赶赴李可学家补挂“军属光荣牌”,见证了普通农家对军属荣光的珍视。

      “军属光荣牌”是党和政府给予军人军属的重视与关怀,也是军人家庭社会地位的体现。挂“军属光荣牌”,是党和政府对军人牺牲奉献的尊重,是对军人家庭优抚的体现。不能等到战争来临才想起军人。

      追寻“失踪”20年的光荣牌

      -陈磊 本报特约记者魏联军王根成

      不是每一只蝴蝶振翅都能引发飓风。这个寒冬,一条微信却掀起中原大地关注军属荣光的“蝴蝶效应”。

      2016年12月20日,新疆军区某团干部李可学反映他家20年没有补挂“军属光荣牌”的微信,引起河南军地各级相关部门领导的高度重视。

      次日,记者跟随新蔡县民政局、人武部领导专程赶赴李可学家补挂“军属光荣牌”,见证了普通农家对军属荣光的珍视。

      自2012年,河南开展“大走访、大慰问、大宣传”现役官兵家庭活动,全覆盖挂军烈属光荣牌已是重要内容。每年,河南省民政厅优抚处足量发放“军属光荣牌”,有些地方为何还挂不到家?

      带着这个疑问,记者深入当地民政部门、人武部系统和军人家庭采访,问询省民政厅优抚处领导,围绕挂“军属光荣牌”哪些环节梗阻、军地联合制定出台的政策规定哪些落实不力、军人家庭又有哪些期盼等问题进行专题调查。

      牌子虽小,承载的是军人荣誉

      新蔡县城距离李楼庄仅28公里,一副“军属光荣牌”,为何“走”了20年才到李可学家。

      记者在该县人武部,与人武、民政部门人员以及5名军属进行座谈交流,聆听他们的看法和感受。

      “李可学家的‘军属光荣牌’丢失多年,反映出我们平时走访慰问现役军人家庭还不到位。”负责优抚工作的县民政局副局长谭秀英说:“各级人少事多,发放‘军属光荣牌’时统计难度大,是容易遗忘的主要原因。”

      谭秀英介绍,他们每年从省里统一领取“军属光荣牌”,再分发到乡镇、街道,由乡级相关部门负责挂。县优抚股编制一人,负责全县优抚工作,自己挨个挂不现实,只能抓督导;乡级民政所编制一个人,摸清新入伍军人家庭很容易,想了解多年前的军属光荣牌是否需要补挂比较困难。

      “俺家的光荣牌是俺自己领的。”儿子入伍6年的军属马玉文告诉记者,当年乡里打电话通知第二天要给他挂“军属光荣牌”,结果第二天工作人员临时有事,还是马玉文自己去领了回来。

      军属杨树英却满脸笑容:“乡武装部长、民政所长带着村干部,亲自给俺家挂牌,从那以后,老少爷们看俺的眼神又是一个样。过后,经常有给孩子说媒提亲的。”

      谈起挂“军属光荣牌”,军属们有喜有忧。记者从这些言语中感受到,在他们眼中,小小光荣牌重千斤。

      “优抚工作好不好,问问军属才知道。”县民政局优抚股股长张瑾总结出“三种滋味”:一种是灰溜溜的,乡镇让军属领回去自己挂;另一种是酸溜溜的,军属打电话催,乡镇才去挂;最后一种是美滋滋的,乡镇主动敲锣打鼓上门挂。

      “光荣感是拿钱买不来的!”李桥乡武装部部长杨正华说,他们坚持挂“军属光荣牌”的同时给军属戴红花、放鞭炮,场面异常热闹。

      “军属光荣牌是国家给军人军属特有的褒奖和政治荣誉。”河南省民政厅优抚处处长卓厚敏,拿出了2015年7月由河南省人民政府、河南省军区联合下发的《关于在全省建立走访慰问优抚对象制度开展送政策送温暖送帮扶活动的实施意见》。这份文件规定,乡级武装部长、民政所长负责亲自上门挂“军烈属光荣牌”。

      “牌子虽小,承载的是军人荣誉。”驻马店军分区政治部主任王红兵坦言,“军属光荣牌”是一面“政治牌”:现役官兵听说家里挂不上光荣牌,训练精力受牵扯;社会青年看身边军属优抚打折扣,参军热情受影响。

      “最后一公里”是真情之路

      从李可学家返回,谭秀英和人武部部长冯树松直接走进人武部会议室,结合当前挂军属光荣牌和发放优抚金的实际,剖析查找全县优抚工作的不足之处。

      “脚下沾着多少泥土,心里就沉淀多少真情。”余店乡武装部部长王领超满脸自责:“李可学家的军属光荣牌遗漏20年,是我摸底不彻底,‘最后一公里’没有走到头,我愧对军属的期盼。”

      “动不动真情,结果两个样。”王领超讲,最近两天,心里像压块石头,一边亲自给今年的7名新兵家里挂牌,一边对全乡“过筛子”排查往年的军烈属光荣牌,已发现4户军属家庭的光荣牌需要补挂。

      从建国开始,我们国家实行挂军烈属光荣牌的制度。这是党和政府对军人的重视、对军属的关怀。

      新蔡县是兵员大县,每年应征入伍青年达400人,挂“军属光荣牌”不能看成一件小事。

      “新兵家庭的军属光荣牌,春节前挂不到位,武装部长不能评先进。”县人武部政工科科长杨林告诉记者,挂“军属光荣牌”,一头连着军心士气,一头系着万千军属,人武部视为一项政治任务。

      谭秀英介绍,县民政局参照省厅相关文件,在完善优抚工作机制中,建立军烈属光荣牌发放签收责任制,谁领取谁负责,防止层层下发期间丢失、遗忘;建立联合督察机制,每年“八一”“春节”走访慰问重点优抚对象,把查看军烈属光荣牌作为重要内容之一。

      新蔡县把发放优抚金与挂“军属光荣牌”进行“绑定”,是一项创新之举。他们调研发现,军属家庭常年在外务工的高达45%,有些家长领完优抚金外出打工,乡里想挂“军属光荣牌”找不到人,时间一久,不了了之。

      今年,他们建立军属微信群,谁家挂上“军属光荣牌”,拍照传入群里,县里审核后,再发优抚金。记者从谭秀英手机上看到,新兵王稼茂家里上午刚挂上“军属光荣牌”,就上传了两张照片。

      看到此景,记者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只要“最后一公里”畅通,“一人当兵、全家光荣”的社会氛围就会越来越浓。

      关心“光荣之家”就是关心战斗力

      今天,“光荣之家”对“光荣牌”看得是轻还是重?

      “老前辈说,啥都可以不要,就是军属光荣牌不能丢。”谭秀英讲起她遇到的故事。

      练村镇贾楼村抗战老战士钟兴远,身有残疾,是县民政局重点走访慰问的优抚对象。去年夏天,县里给钟兴远家建新房,谭秀英带人帮他搬新家。老人家别的家当都不带,只把旧房上一块20年前的“军属光荣牌”摘下来、擦干净,揣在怀里带走。

      冯树松部长讲,两年前,他陪上级领导去慰问“英雄民兵营长”王新安烈士的遗孀,老人家从床垫下拿出用一块红布包裹的烈属光荣牌,想让组织换一块新的。原来,历经近40年岁月腐蚀,老牌子生锈脱落,挂不上墙后,她一直珍藏着。

      同样,发生在军属崔勇身上的故事,也令人动容——儿子入伍16年,这期间,他家的房子经过2次拆旧重建。有一次,“军属光荣牌”被帮工埋进垃圾堆,他用手捡了两天砖头,最终找了出来。

      军属光荣牌是军属身份的标志,是社会地位的象征,也是军属心目中的荣光。

      访谈中,记者也了解到个别地方对挂军属光荣牌看得小、看得轻、看得虚,忽视了军属对光荣感的热切渴盼和需求,一定程度上挫伤了官兵爱军精武的积极性,也冷落了军属的心。

      “俺爸打电话说家里挂上‘军属光荣牌’,俺心里特别高兴,训练劲头也大了。”从河坞乡入伍的武警内蒙古总队下士李飞龙回忆说,当时班里还没挂光荣牌的战友很羡慕,也很伤感。

      “原来认识不足,总感到只要优抚金发到手,挂不挂‘军属光荣牌’不重要。”李桥乡武装部部长杨正华谈起自己的认识变化:“和军属打交道中,我发现,光荣牌不仅向军人传送力量、向军属传导觉悟,也向社会传播国防意识,对加强全民国防教育有不可估量的重要作用。”

      记者由此联想到,当今,军人社会地位下降,军属缺少荣誉感,无不与全民国防意识淡化有直接关系。如果千千万万个军属光荣牌是一本“国防宣传书”,少挂一副军属光荣牌,就等于这本“国防宣传书”被撕掉了一页。

      河南省在全省建立走访慰问优抚对象制度、走访慰问现役军人家庭制度、日常接访走访制度,以实际行动为河南籍官兵及家庭服务,目的就是让他们少一些牵挂,多为练兵备战贡献一份力量。

      近两年来,新蔡县在这一“暖心”行动中收获累累硕果。仅去年,民政局接到1个二等功、22个三等功、19个优秀士兵喜报。这充分印证,地方党委政府关心“光荣之家”就是关心战斗力。

    [1]  [2]  [3]  下一页  尾页
  • (中国军网)                                                                [责任编辑:张刚]
  •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信来电(024 23257777 转8100)声明
    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 辽宁省国防教育委员会
  • 主 任:
  • 曾 维 省委副书记
  • 副主任:
  • 周忠轩 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
  • 范卫平 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
  • 部长
  • 王边疆 省委常委、省军区政委
  • 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4-31885632|邮箱:hot@nen.com.cn|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1-4-20100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节目许可证 060301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辽)字第00255号

      沈阳网络警察
      辽公网安备21010202000026号 沈网警备案20040314号 用户可信赖无线产品 辽宁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