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面对改革大考,入伍23年的他为何平静如水
  • http://lngfjy.nen.com.cn 2016-12-07 09:54 东北新闻网
  • 有什么样的心态,就有什么样的人生抉择。面对即将到来的改革大考,申和平平静如水——

    守望心中的孔雀河

    小雪这天,大雪漫天飞舞,将静谧的孔雀河埋进戈壁滩漫长的寒冬。 

    风雪中,新疆军区某团工程师申和平行走在孔雀河畔,他抬起头,任凭雪花落在脸上,他想与大漠的风雪作最后的吻别,要是转业回内地老家,再难以触碰到这么美的雪。昨天下午,他交给党组织的承诺书上写着,如果安排转业就坚决服从改革需要,绝不讲价钱。 

    1  孔雀河荡漾着申和平的青春之歌,真要说离别,心里有一万个不舍。 

    23年前一个夏日的晚上,他坐了30多个小时火车来到祖国西陲库尔勒。夜间,长空浩瀚、星月如洗,他激动得一夜没合眼。第二天,拉开窗帘一看,山光秃秃、干巴巴的,不像老家的山,绿绿、湿湿的,看着舒心。 

    连驻地方向还没辨清,机关就派汽车将几名学员送往驻训场。驶进戈壁,颠簸4个多小时,车停了,申和平伸头探望,看见几个土堆上镶嵌着一行大字: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 

    “饭里有沙?”中午开饭,申和平刚嚼两下便觉得硌牙。灰头土脸活似兵马俑的老班长满不在乎地说:“戈壁缺水,菜哪能洗干净,少嚼两下咽了吧。我们都这样过的!” 

    午休,帐篷里热得像蒸笼。睡不一会儿,申和平恶心起来,连队卫生员告诉他:“中暑,学生官到戈壁必过的一道关。” 

    当初,申和平从大连理工大学毕业前,好几家驻大城市的单位想要他,可他一根筋要去边疆,今天才知道什么是边疆。 

    一周后,白净的申和平,脸、脖子开始蜕皮,嘴唇起泡,鼻子时常流血,苦不堪言。 

    “我不想干了。”不到一个月,申和平找连队指导员汇报思想。指导员费尽口舌,他没听进去几个字。 

    “你是团里唯一懂计算机的高材生,党委考虑将来让你管理自动化站。”团政治处主任听说申和平的变化后,主动找他做思想工作。 

    嘴上说容易,转变心态难。 

    他正要破罐子破摔时,没料到连队战士帮他完成了这个转变。那几天,一些训练骨干见缝插针围住他请教多媒体、网络知识。“四会”教练员刘超训练中受伤住院,听说排长要走的消息,打着吊瓶跑回来:“排长,你教教我计算机操作吧。”

    那时,全军兴起科技练兵热潮,官兵对计算机技术的渴望,像在戈壁滩跋涉的行人遇到一泓清泉。 

    那一夜,申和平领悟了“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的真正涵义,决心化作沙子落地孔雀河畔。

    2  孔雀河特别美,像一条丝带从营房前舒缓自如地流淌着。 

    “网络化”这个新词被申和平带进孔雀河畔的军营,他借调到团自动化站,把一台台电脑联成网络、建成局域网,开始运转训练模拟系统、自动化系统。 

    “这小子有能耐,平时刮风下雨不能训的课目,搬到网上啥时候都能训!”团领导惊呼。 

    “机关、基层要一网牵、一网训!”站在科技练兵前沿的团领导,给申和平下达新命令。 

    1998年,申和平给团里建成一网联全团的局域网络,网上练兵热火朝天。他成了众人追捧的明星。 

    “建网关键要会管网、用网。”他向领导建议。当时,能用键盘打字的人都算科技人才,懂网的人极少。他负责给连队培训网络管理员,有的连队却经常换人或缺课,他一气之下捅到团领导交班会上。 

    “步兵需要上什么网?”有些连队干部责怪申和平。 

    不触碰痛感,总难叫醒僵化的思维。团里通知要求,干部军事理论考核改为网上答题。干部们慌了神,主动找申和平学习:“多讲一会,你随便掰个角够我们学半年。” 

    “回地方挣大钱,在部队玩网络,你没价值。”2000年夏,在地方开网络公司的同学来看申和平,看到他的创新成果,劝他脱军装合伙干。 

    “网络训练的价值不是钱能买的。”申和平拒绝了邀请。是啊,军事效益不能用钱衡量。 

    这年秋天,相处8年的对象从苏州来到库尔勒看申和平,与他商量结婚事宜。对象在外企上班,打算按揭买房,将来落户苏州,也劝他早点转业,结束两地生活。谁知,申和平一口拒绝。结果,对象住两天走了,上车时说:“你要真爱我,你就转业,我想要安稳的生活,不是天天拿着电话过。” 

    伤心的申和平徘徊在孔雀河畔。他抱住河堤上一棵杨树哭泣,记得毕业报到时,这里刚栽下一排小杨树,如今木已成林。他爱对象,更爱孔雀河,若为家庭离开孔雀河,这排“网络兵”何时成林? 

    申和平放不下这副“网络纤夫”的担子。 

    3  孔雀河带走了申和平的泪水。 

    西天云霞将申和平消瘦的身影长长地投在孔雀河畔杨树成荫的河堤上,微微凉风吹走他全身倦意。 

    行走在信息化征程的申和平,接连打通师团通信主干网、信息化装备与自动化系统链接等层层“网络墙”,实现部队战斗力跃升。 

    2005年冬,申和平提出转业,理由是孩子要回老家上学,父母年迈需要照顾。团领导考虑他有贡献,且后继有人,批准他的申请。 

    行李发走第三天,团长突然打电话找申和平:“上级搞信息化建设试点,点名抽调你帮忙。” 

    “转业报告都批了,这……”申和平走进团长办公室,见到前来挑人的新疆军区高级工程师王宏顿时噎住了。常说“革命战士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申和平只好把走到半路的转业报告追回来。 

    申和平负责编写软件加载模块,将全师上百种信息化装备通过代码编程链接到一体化平台。时间紧、任务重,几乎每天都忙到凌晨两三点。 

    两个多月没回家,他生日这天下午,爱人带着孩子和蛋糕来看他。爱人见他面容憔悴、眼睛布满血丝,心疼地说:“那么多人,你就不能少干点?” 

    “网络技术复杂,我是骨干,必须把担子挑起来。”申和平的态度很认真。晚上,爱人点上蛋糕蜡烛,让他许愿,他一闭眼竟然睡着了。

    300多个日夜,申和平写出上万页编程代码,打通指挥信息互通、互联的“壁垒”,信息化指挥效能数倍提升。 

    完成任务回到孔雀河畔,申和平头发白了一大半,平常爱喊申工的人喊起了老申。开始,他感觉别扭,又一想,人得服老。 

    流水般的日子在孔雀河畔无声无息流过,只有那一排裂纹如隙的杨树躯干与申和平眼角的褶皱显示出,流年易老、青春不回。 

    2016年的寒冬来得早一些,孔雀河早已雪藏。熬成工程师的申和平走到十字路口,心如天上云卷云舒,静待改革号角吹响。

    (《解放军报》2016年12月07日 10版)

  • (解放军报)                                                                [责任编辑:张刚]
  •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信来电(024 23257777 转8100)声明
    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4-31885632|邮箱:hot@nen.com.cn|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1-4-20100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节目许可证 060301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辽)字第00255号

      沈阳网络警察
      辽公网安备21010202000026号 沈网警备案20040314号 用户可信赖无线产品 辽宁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