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个年轻人重走万里长征路的故事
  • http://lngfjy.nen.com.cn 2017-01-12 10:13 东北新闻网
  •   新华社北京10月13日电题:红色追寻不忘初心——三个年轻人重走万里长征路的故事

      新华社记者樊永强、陈子夏、魏骅

      当年红军为什么要长征?

      长征为什么会取得胜利?

      长征精神对今天还有什么意义?

      ……

      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在这个值得追忆和纪念的年份,三位“85后”和“90后”的年轻人,带着今天中国大多数年轻人都有的疑问,重新踏上先辈曾经走过的路。

      历时11天,跨越5省区,行程1.4万里——用脚步丈量那段被称作“人类精神丰碑”的伟大征途,体验感知先辈们的无畏、牺牲和信念,同时用网络直播的方式向亿万观众传达出他们一路的思考和感悟。

      这是一次当代青年的“红色追寻”。

      “这是我第一次为长征落泪”

      9月26日上午,三位年轻人历经万里跋涉,到达红军长征会师地宁夏固原将台堡,与众多老红军后代“胜利会师”,完成了最后一场“红色追寻”系列网络直播。

      “听红军后代爷爷奶奶们讲起当年的故事,我流泪了。”三位主播之一、广西大学学生刘欣然和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的女儿贺晓明老人,一同泪洒将台堡。观看直播的网友“圆规画方”看到这里也流泪了,“我哭了,这是30岁的我第一次为长征流泪。”

      秦子恒28岁,郭领领22岁,刘欣然19岁。他们仨从江西于都出发,一路行至宁夏将台堡。连续11天、12场直播,他们沿着红军当年走过的路:江西于都,广西灌阳、兴安,贵州娄山关、遵义、习水,四川石棉安顺场、泸定桥、宝兴夹金山、红原日干乔草原,宁夏六盘山、将台堡,走进一段段红色传奇——红34师6000将士舍生取义、大渡河17勇士无畏强渡、泸定桥22勇士前仆后继、雪山草地忍饥克难……

      走长征路,是缅怀先辈,更带有一种“浸入式”体验。出发地于都,他们穿着红军草鞋踏上征途;大渡河边,背着石头负重行军;夹金山下,喝红军当年的“御寒神水”辣椒水;日干乔草原,像红军炊事兵当年一样背上行军锅……寒冷、劳累、困顿、缺氧,他们通过切身的体验,尽可能感受、还原当年万千和他们同龄的红军战士经历过的千难万险。

      “很多东西在书里看过,但在现实中感受特别强烈。”刘欣然说,“更何况,我们现在重走,条件比当年不知道要好多少!”

      “课本上学过的历史大事,就这样变得鲜活了、立体了。”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研究生郭领领说。

      回望80年前的长征路,还有更多无法还原、甚至难以想象的悲壮卓绝。沿途每个站点,都有接引人带来当年或悲壮、或坚韧的长征故事:

      灌阳烈士陵园,红一方面军第五军团第三十四师一〇〇团团长韩伟之子韩京京对他们讲述红军师长陈树湘被俘后自己扯断肠子壮烈牺牲;

      大渡河边,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第一师一团一营营长孙继先之子孙东宁在找到唯一渡河船只的地方,向他们讲述当年和湍急河水一样紧急的军情;

      海拔4000多米的夹金山上,藏族向导马花像当年爷爷带领红军翻越雪山一样,陪着他们攀援,还告诉他们嘴里要叼上草,好平衡呼吸;

      ……

      这些动人心弦的细节,通过大大小小的屏幕,在第一时间传递给亿万网友。据初步统计,已经有超过5500万网友观看了《红色追寻》直播节目或视频短片。“90后”大学生金燃骏直播期间每天都在“追剧”,“从头学习,感受过就一定会被它感动。”和金燃骏一样的众多网民,留下了30多万条点赞和感动的评论。

      “这是一场三位主播与亿万网友共同走完的长征路。”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副教授王彬说。

      “不要忘了来时的路,不能忘了远去的人”

      《红色追寻》三位年轻主播,出发前带着各自的心愿,踏上了长征路。

      秦子恒是一名银行职员,有过从军经历。他的爷爷是当年红四方面军的一员。“我想去当年祖辈们战斗过的地方,看一看到底他们是怎么走过来的?”秦子恒说。

      郭领领在去年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时,参与拍摄了一部微电影《老兵》,采访过百岁老红军张力雄,但一直遗憾没能听年事已高的张爷爷讲讲他长征时的经历。

      刘欣然刚上大二,专业是电子信息工程。已去世的外太公是百色起义中诞生的红七军一员,当年留在广西坚持革命,并未参加长征。“同样是红军,外太公没走过长征,我要替他去走走,圆他的心愿。”她说。

      踏着先辈的足迹,三个年轻人一路在走,一路在寻找各自的答案。

      在兴安湘江界首渡,当年红一方面军中央纵队和红军部队冒着敌机轰炸,阻击数倍于己的敌军,牺牲惨重。平静的河水下,长眠着万千红军将士的英魂。

      17日,直播中,三位年轻人登上摇晃的竹筏,在河上酹酒撒花,举行了一次简单庄重的祭奠仪式。“你们当年没有走完的路,让我们来替你们走完!”话音刚落,曾是军人的秦子恒本能地行了一个军礼。洁白的花瓣飘散在江面,这一幕,让许多观众“湿了眼眶”。

      海拔4400多米的夹金山,乱云飞渡;海拔3400多米的日干乔草原,苍莽无际。

      高寒缺氧、路途疲惫,郭领领、刘欣然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呕吐、头痛、无力……小伙伴们相互搀扶着,完成了他们长征路上挑战自我的“极限任务”。

      “为什么红军战士一路上再苦再累,都不愿放弃担架上的战友?为什么他们会把仅有的粮食留给战友,而自己却宁愿饿死?”经历了这些,刘欣然理解了书本上读到的一个个故事。

      “当年那么艰难的条件下,红军都取得了胜利。这就证明:坚定的信仰会让人无所畏惧。”郭领领发出这样的感慨。

      在秦子恒眼中,当年的红军战士是“最有梦想并敢于追梦的一代人”。“而对我们来说,千万不要忘了来时的路,不能忘了那些远去的人。”秦子恒说。

      “接力棒交到你们手上了!”

      “老红军们一位接一位老去、离去,往后谁来讲述那段历史?”走完万里行程,郭领领提出这样的疑问。

      “我们已经年过花甲了,红军精神该怎么传承?”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开国大将王树声之女王宇红也这样问孩子们。

      26日,宁夏固原将台堡,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将台堡会师纪念碑前,红一、红二、红四方面军和西北红军将领的后代,和三位年轻人“会师”,进行了一番跨越代际的对话。

      “革命胜利了,但是胜利来之不易,牺牲的人远远超过活下来的人。”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第一师一团团长杨得志之子杨建华告诉年轻人。

      “为什么红军每到一处,老百姓就跟着红军走?因为这是一支为人民而战的队伍。”王宇红说。这个简单而深刻的道理,实地体验更能真切理解,“舒舒服服坐在家里是很难体会的”。

      “把真实的历史传给后人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西北红军和革命根据地领导人刘志丹的侄女刘米拉,用5年多时间收集整理父辈留下的资料,编纂出版了近百万字的历史文献。她说:“我们做的这些,就是为了让年轻人了解并理解,那么多流血牺牲的先辈们在这片土地上究竟做了什么。”

      一路征尘,三位年轻人升华了自己对长征的认识。

      刘欣然对沿途遇到的红军后代群体印象深刻,这些老人退休后仍在一遍又一遍重走长征路,记录父辈的故事,千方百计寻找烈士后人,省吃俭用捐建红军小学,“这些事没人要求他们做,完全出于自愿。”

      “我当年太小,没听爷爷讲过他们是怎么走完这段路的。”走完长征路,秦子恒心里有了更多遗憾和担心。“等这些红军后代老得走不动路了,说不清话了,谁来给孩子们讲述曾经的故事?谁来追寻那些当年为了信仰翻山越岭的人?”

      谈话间,他们共同回忆起在四川石棉县安顺场八一希望小学见到的一次特殊的点名仪式。

      “战士张桂成,”

      “到!”

      “萧汉尧,”

      “到!”

      “二连连长熊尚林,”

      “到!”

      ……

      老师点的是“强渡大渡河”17勇士的英名;铆足劲齐刷刷地回答“到”的是“十七勇士中队”十一二岁的小学生们。他们的身后是一幅大大的标语:“我们是红军的血脉,我们是革命的后代”。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也必须有一代人的担当。

      经历过这次红色追寻,三位年轻人都记住了贺晓明奶奶的一句话:“重走长征路是我们这一代的责任,现在我们把接力棒交到你们手上了!”

  • (新华社)                                                                [责任编辑:张刚]
  •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信来电(024 23257777 转8100)声明
    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4-31885632|邮箱:hot@nen.com.cn|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1-4-20100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节目许可证 060301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辽)字第00255号

      沈阳网络警察
      辽公网安备21010202000026号 沈网警备案20040314号 用户可信赖无线产品 辽宁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