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百壮士”最后幸存者口述抗战历史
  • http://lngfjy.nen.com.cn 2015-07-07 10:15 东北新闻网
  •  

      新华网南宁7月7日电(记者孙志平、韦大甘、钟泉盛)“当时日军对七星岩洞里的军人恐吓利诱,但没有一个中国军人出来投降。后来我听见‘砰砰砰’响了三声,开始还以为日本人投手榴弹冲进来了,后来才知道是放毒气弹。”桂林保卫战“八百壮士”最后幸存者黄海潮说。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95岁的抗战老兵、广西全州人黄海潮在全州县一家敬老院向记者讲述桂林保卫战那段英勇壮烈的抗战历史。从1944年10月28日日军发动主攻至11月10日桂林沦陷,桂林保卫战的守城将士在外无援兵、内无补充的情况下,面对有飞机坦克配合、装备精良的数倍强敌,孤军奋战,英勇抗击,视死如归,一些官兵拉响手榴弹、炸药包和日寇同归于尽,美丽的漓江被染成了血红色。这场战役也被称为“最令日军胆寒的战役”。

      黄海潮是广西全州县全州镇大新村车田屯人,出生于1920年9月,是黄埔军校第18期学员,参加过衡阳保卫战,战后任第31军131师391团运输连后勤排长。“日军攻下衡阳,企图一路经过桂林、南宁直接进到越南,想打通华北到越南的‘大东亚交通线’以支撑战争,这场大仗也叫豫湘桂战役。1944年六七月份的时候,桂林城防吃紧,我们部队奉命马上调到桂林,先是驻防榕湖路榕湖小学一带,两个月以后转到桂林七星岩一带。在那一带用了两个月构筑工事。”黄海潮说。

      “从10月底开始,我们与日军激战了10多天。根据部署,我们391团守备中正桥以北沿河至北门一线,击毙击伤很多日本人。那段时间频降大雨,盟军空军受阻帮不了忙。日军的增援部队分路合击,我们的阵地一个个失陷,漓江大桥也被炸断了,东西岸的交通全部断绝。我们被困在城里的守军,没有退路,官兵誓与桂林城共存亡。”黄海潮回忆道。

      “后来我们退到七星岩死守,占据优势地形与日军反抗到底,日军数次强攻伤亡惨重,但无论如何也攻不进七星岩,不过我们也被团团围住,很难有机会突围。我们运输连的老连长战死后,由广西融水一个姓李的长官顶替,他对大家说,没有上级命令谁也不许离开。当时我还是20多岁的小年轻,头脑比较机灵,体力也好,从前洞走到后洞,又从后洞走到前洞,虽然心里很烦躁,但仍想办法给洞里官兵提供给养。”

      老人停了一下,接着往下说:“日头快落山了,我在前洞了解给养情况时,见枪炮声暂时停了下来,就好奇地爬上洞口往外看。我看见三个可疑的‘老百姓’,他们在洞口的射击范围外观察了一下子,后来听到3声长哨子后就走了。守洞口的长官说,那三个人可能是日本兵化装来侦察情况的,要求守洞口的士兵提高警惕,防止日军发动偷袭。”

      “随后我走到后岩,发现有人在爬沙包,想从洞口爬出去。当时没有长官在,我胆子也大起来,也想爬出去。沙包堆得很高,也很滑,我爬了几次没有成功。这时,我的副排长来了,他姓温,是广西横县人,平时对我很敬重。我就说,‘你推我上去,等下我再拉你上去。’温排副二话没说,蹲了下去,我坐到了他的肩膀上。正往上爬时,突然听到洞里接连响了三声,我以为是日本兵投进的手榴弹,赶紧往上爬。我的大半个身子刚爬出洞口,就听温排副说,‘排长你快走吧,我可能不行了。’接着就是一阵痛苦的惨叫声。我不知道洞里发生了什么情况,拼命钻出洞口,跌到了洞外边。”

      老人说,他后来才知道,那三声像手榴弹一样的响声,其实就是毒气弹的爆炸声,他坚信自己是“最后逃离七星岩的幸存者”。

      黄海潮说,当时七星岩里的战斗人员主要是机枪连和运输连的官兵,加起来可能也就500人左右。“要是八百壮士的统计数字属实,那他们多数应该是担架、医务、炊事等后勤人员和撤退到洞里的伤病员。”黄海潮告诉记者。

      “当时我们守军在装备简陋的情况下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就是抱着誓死守卫桂林的决心,那种壮烈现在很多人可能无法想象。多年来,每年清明节或者烈士们牺牲的11月份,我们这些抗战老兵和后人都会到七星岩纪念我们牺牲的战友。希望后人能铭记历史,珍惜现在的和平生活。”黄海潮说。

  • (新华网)                                                                [责任编辑:张刚]
  •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信来电(024 23257777 转8100)声明
    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4-31885632|邮箱:hot@nen.com.cn|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1-4-20100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节目许可证 060301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辽)字第00255号

      沈阳网络警察
      辽公网安备21010202000026号 沈网警备案20040314号 用户可信赖无线产品 辽宁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