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防大学军事专家讲述战斗力量化分析
  • http://lngfjy.nen.com.cn 2014-05-30 06:17 东北新闻网
  •   李璟,国防大学教授,相关领域军事专家,首届国家信息化研究成果奖、全军军事科学研究奖获得者。其重点完成的国防大学科研成果《战斗力解析》,从理论上提出了战斗力量化分析的科学方法与模型,在军内外产生良好反响。

      网电空间对抗

      联合作战体系

      太空精确打击

      视点提示

      习主席近来多次强调,牢固确立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军队建设各项工作,如果离开战斗力标准,就失去其根本意义和根本价值。贯彻战斗力标准,亟需适应科学技术和战争形态的发展,加深对战斗力“质”和“量”的认知,对战斗力的构成要素、表现形式、对抗规律和计算方法,进行科学剖析与提炼。

      精算贯穿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

      战争要计算吗?战斗力能计算吗?千百年来,无数兵家都在探索这一科学难题。

      孙子曰:“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古代先人的算法模型是“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数,数生称,称生胜”。

      然而,长期以来军事科学理论主要是定性思辨与分析,直到十九世纪初,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论述战争对抗理论时,还认为“使用军事艺术比军事科学这一术语更为恰当、贴切”。

      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使得数学原理特别是定量研究方法与手段迅速发展,并被广泛运用于各科学研究领域。马克思曾指出:“任何一门科学只有充分利用了数学才能够达到完美的境界。”1914年,英国科学家兰彻斯特第一个开始对战斗力进行精算,提出了著名的兰彻斯特方程,对战斗力及其作战毁伤进行了精确描述,奠定了近百年作战模拟的科学基础。

      21世纪,人类步入了信息网络时代,现代数学、大数据分析与处理技术等开始革命性地推动战争计算达到新高度。精确定位、精确打击、精确指挥、精确保障等全新的作战理念和作战方法,均需对战斗力和军事行动做出科学精算,并将其贯穿于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和打赢制胜的全部理论与实践中。

      模型揭秘战斗力巨系统科学图谱

      “任何质量都表现为一定的数量,没有数量也就没有质量。”战斗力量化研究,既需要揭示战斗力的数量,也需要通过战斗力数量设计科学的算法,构建计算模型,进一步揭示战斗力的质量,实现战斗力数量和质量的辩证统一,科学地还原战斗力巨系统的复杂性与真实性。

      战斗力等于杀伤力乘以物力系数和人力系数。一件主战装备的杀伤力,等于它每秒钟发射弹药的重量与弹药飞行速度之积。物力系数是武器装备中除杀伤力之外的各种物质因素对战斗力大小的综合影响程度,主要由侦察力、控制力、机动力、防护力和保障力等能力决定。F-22与F-16杀伤力相差不大,但物力系数要明显大于F-16,所以F-22战斗力远比F-16胜出。

      人力系数是人的能力素质对战斗力大小的综合影响程度,主要由精神品质、科学文化、军事技术和领导指挥才能等能力决定。正如恩格斯所言:“枪自己是不会动的,需要有勇敢的心和强有力的手来使用它们。”

      各种武器装备都可以计算它们的杀伤力,对物力系数和人力系数,均可运用数学方法来构建评估指标和算法模型,从多角度、多层次揭示战斗力各要素之间的相互关系,并绘制出战斗力复杂巨系统的科学图谱,使知彼知己真正做到胸中有数、了如指掌。

      矩阵破解体系战斗力的对抗奥妙

      力有大小、方向、作用点三个要素。战斗力同样具有这三个要素,其大小均可通过算法计算,而作用点就是打击目标。

      战斗力通常有九种方向:地对地,地对海,地对空,海对地,海对海,海对空,空对地,空对海,空对空。在实施联合作战中,可由多军兵种部队构成多方向战斗力,而此时的战斗力大小不能简单用数值来表达,可用数值构成的矩阵来加以表述,从而形成体系战斗力。

      在体系战斗力对抗中,不同方向战斗力的优先顺序具有差异性。纵观古今,两军对垒,胜败并不是简单地取决于战斗力数量,而是还要受战斗力体系结构的影响。战斗力数量大,但体系结构不合理,在作战中照样会被动挨打,最终难以摆脱失败的结局。

      伊拉克战争中,伊军虽然在数量上优于美军,战斗力总量相差也不算很大,但伊军由于空对空、空对地等优先战斗力极为薄弱,导致战斗力体系结构存在严重缺陷,最终遭致惨败。

      量化刻画战斗力标准的精确尺度

      市场经济有一句名言:三流企业搞产品,二流企业搞技术,一流企业定标准。

      得标准者得天下。先进的标准意味着技术领先、管理科学、经济高效。军队建设唯一的根本的标准是战斗力。先进的战斗力标准是衡量和检验战斗力强弱,评估战斗力建设质量效益的基本准则。

      标准是工作的科学指南和绩效评估依据。标准不明确不量化,就难有可操作性,甚至直接导致偏差、失误和失败。所以战斗力标准不仅要定性,而且要定量。定性标准能够明确战斗力建设的目标和方向;定量标准可以赋予战斗力数字化参数、算法和模型。只有定性标准,缺乏定量标准,战斗力标准之尺就没有刻度,很难进行绩效评估。因此,加强战斗力标准的量化分析研究,明确战斗力建设量化标准,建立健全战斗力评估指标体系,就如同为战斗力标准这把尺子标定上了精确的刻度,才能更好地有的放矢。

      非对称赢得联合作战制胜优势先机

      非对称作战主要包括时间、空间和战斗力方向上的非对称。时间上的非对称,是以高效转化的战斗活力打击敌尚未实现转化的战斗实力,如利用夜暗敌熟睡之际发起攻击;空间上的非对称,是集中优势兵力于某一地域,以强胜弱;战斗力方向上的非对称,则是以强势方向战斗力打击敌弱势方向战斗力,如以空对地战斗力打击地对地战斗力等。

      1937年10月,八路军第129师385旅769团夜袭日军阳明堡机场,以伤亡30余人的代价,歼灭日军100余人,毁伤敌机24架,取得了步兵打飞机作战的巨大胜利。在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美军运用空袭作战,摧毁了伊军的大量坦克和装甲部队。这些战例表明,非对称作战是能够以小的代价换取大的胜利的有效手段。

      可见,实施非对称作战,前提是必须掌握敌我战斗力的特点和构成,以强击弱,从而获得最佳战果。

      现代战争是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而为谋取非对称作战优势,必须准确掌握敌我战斗力图谱,明确战斗力体系对抗的强点与弱点,灵活运用手中的车马炮,从而确保在战争博弈中能够招招制敌。

  • ( 解放军报)                                                                [责任编辑:刘宝琪]
  •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信来电(024 23257777 转8100)声明
    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4-31885632|邮箱:hot@nen.com.cn|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1-4-20100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节目许可证 060301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辽)字第00255号

      沈阳网络警察
      辽公网安备21010202000026号 沈网警备案20040314号 用户可信赖无线产品 辽宁网警